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鳳凰神衣 > 第四十六章 誓約印
    寂幻靈一進門,浪世勛看了看寂幻靈。

    “我可以和你擊掌為誓約,但是你要答應我,你寄宿在我體內不能胡作非為,傷及無辜。”浪世勛明亮的眼睛看著眼前的這位寂幻靈。

    “放心,我只是寄宿在你體內,絕不傷及無辜,也不會胡作非為。”寂幻靈摸了摸浪世勛的頭,笑著說。

    “這是你答應我的,那我也答應你這件事情我保密,和任何人我都不會說。”浪世勛信任的眼神望著眼前的這個寂幻靈。

    然后兩人舉起手,雙方擊掌為誓約,浪世勛小小的手掌拍在了寂幻靈大大的手掌上,瞬間掌心上出現了一道靈光,將手掌放平了看,是一個發著光的印記,寂幻靈看著浪世勛驚訝的表情,笑了笑。

    “這個印記就是你和我達成的誓約。”寂幻靈又用手摸了摸浪世勛的頭,微笑著看著這眼前的這個瘦瘦小小的身軀。

    “那你什么時候住進來?”浪世勛看著手掌上發光的印記,心想這個世界上真有此事,自從和眼前的這個寂幻靈擊掌后,發現自己懸著的心立刻就放下了。本來還懷疑這個陌生的寂幻靈會不會是壞人?現在好像對寂幻靈不再懷疑,并且也愿意和寂幻靈相處了。真的太神奇了。

    “今天晚上子夜,你安心睡覺就好,明天早上你醒來就知道了。”說完,兩人掌心上的誓約印就消失不見了。浪世勛摸了摸自己的手掌,感覺像是在尋找剛才那個發光的印記。

    “這個誓約的印記是暫時被掩藏起來了,你不用找了。我們的誓約已定。”寂幻靈看著這善良又純潔的孩子,微微的笑著起身走出了房門。

    到了晚飯時間,寂幻靈把脈的時候又傳了一些靈力給浪世勛,然后拿起桌上的筆墨,開了不同的藥方,交給了吳管家,吳管家又去了藥房里抓藥,熬好藥后端來給浪世勛喝下,喝完藥的浪世勛似乎精神倍增,浪世勛下了床,和寂幻靈一起走過去吃晚飯。

    走到半路的時候,遇到了迎面而來的浪世勛的同父異母的哥哥浪世濤,這個橫行霸道的浪世濤還是一如既往的欺負浪世勛,從浪世勛身邊走過,故意碰撞了浪世勛,要不是寂幻靈在邊上扶了一把,估計就被這個同父異母的哥哥浪世濤撞到在地上了,浪世勛的身體剛康復,身體實質上還是很虛弱。

    同父異母的哥哥浪世濤轉過身,笑了笑對浪世勛說著病秧子,站在一旁的寂幻靈詭異的對著浪世勛的哥哥笑了笑,這種笑容似乎在心里計劃著什么。

    浪府老爺看到自己兒子已經能下床行走,并且能走過來和自己一起吃晚飯了,高興得合不攏嘴,讓府上的大廚準備了各種菜肴慶賀。浪老爺的眼睛笑得都快咪成一條縫了,吳管家的臉上也露出了舒心的笑容,終于把這些提心吊膽的日子過完了。

    “來,寂神醫,我敬你一杯,若不是你,我勛兒的病.......”浪府老爺站了起來,舉起酒杯和寂幻靈碰杯后高興的一飲而盡。

    浪府老爺看到自己兒子真如寂幻靈所說,三日能下床走動,高興的一杯接著一杯一飲而盡。

    “來,吳管家,你也喝,這次你找到了寂神醫,今晚你也多喝點。”浪府老爺打了個嗝,酒氣沖天,臉頰上已經微微泛紅。或許是太高興了,和寂幻靈,吳管家一起,一杯接著一杯喝得似乎都已經快忘記了自我。

    夜的光華朦朧的散落在整個浪府,已經到了子夜,整個浪府都已經安靜只能聽到那座石木孤山上流下來的水聲,高興過頭的浪府老爺和吳管家因喝酒過量,早就已經進入了夢鄉,大聲的打著呼嚕,口中的酒氣彌漫了整個屋子。

    瞬間一道靈光落到了浪世勛的床前,看著那躺在床上的小小身軀,寂幻靈抬起掌心,掌心上的誓約印瞬間散發出光芒,亮了起來,連浪世勛手掌上的誓約印也一起發出了光芒。

    “你們不是說我這個寂神醫是來浪府混吃混喝的嗎?從現在起,我要在浪府開始混吃混喝了。”

    寂幻靈變成一道靈光鉆進了浪世勛手掌印上的誓約印里,誓約印隨后卻消失得完全看不見。這時的浪世勛翻了翻身子,卻沒有醒。

    清晨一大早醒來,浪世勛睜開雙眼,感覺全身都像脫胎換骨一樣輕松無比,身子也不像之前那樣虛弱,浪世勛坐在床上伸了伸懶腰。

    浪世勛走出房門,在那座精致雕刻的石木孤山旁邊欣賞著水流,轉過身去看了看池水里的花背龜,伸開手,呼吸了一下這早晨的新鮮空氣。

    這時迎面而來的是經常欺負浪世勛的同父異母的浪世濤,還是一如既往的喊著浪世勛病秧子,浪世勛瞪了一眼這個同父異母的浪世濤。

    “怎么?現在敢瞪我了?”這橫行霸道的浪世濤伸出手想將浪世勛推下旁邊的池水里。

    浪世勛突然一個轉身,感覺身體輕飄飄的一閃,浪世濤卻推空了,不小心掉了下去,掉到了水里。

    浪世勛喊來府里的下人將浪世濤救了上來,下人帶著浪世濤回去換干凈的衣服。浪世勛看著浪世濤憤怒的表情從眼前離開,自己也回到了房間。

    浪世濤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后,又跑過來找浪世勛。一腳踹開了浪世勛的房門。還沒等浪世勛開口說話,一拳就朝著浪世勛揮了過去,浪世勛迅速的抬起手握住了浪世濤揮過來的拳頭,一股強大的力量從手掌發出,將浪世濤瞬間推到了門框上。

    浪世濤的背狠狠的摔到了門框上,浪世濤起身,再一次沖了過來,抬起腳對著浪世勛踢了過去,浪世勛似乎全身都充滿了強大的力量,反擊一腳將浪世濤踹到了門上,浪世濤順著門框倒在了地上,但還是不死心。

    手掌撐著地,緩緩起身,再一次沖了過來,浪世勛伸出雙手,掌心朝著跑過來的浪世濤,浪世濤被浪世勛一下又推到了門框上。

    浪世勛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感覺整個身體都不是自己的,怎么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自己居然有那么強大的力量。

    浪世濤經過多次的攻擊未成功,被浪世勛手中劃出的一道靈光嚇得終于放棄了,打開門,蹣跚的離開了浪世勛的房間。浪世勛看著離去的浪世濤,再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一陣不可思議劃過心里,沒想到這么神奇。

    浪府老爺和吳管家因昨晚晚飯時候太過于高興,飲酒過量,到了中午的午飯時間才睡醒,吳管家手里端著一個托盤,上面蓋了一塊布,托盤里是浪府老爺交代過的,誰要將浪府少爺浪世勛的病醫治好,就賞黃金萬兩。

    吳管家手里端著托盤上的萬兩黃金和浪府老爺一起來到寂幻靈的房間表示感謝,推開門卻不見人影,連藥箱子也不見了。

    浪府老爺和吳管家心里想可能是在浪世勛的房間里,正給浪世勛把脈,開藥方呢,然后就走到了浪世勛的房內。

    一進門就看到浪世勛活奔亂跳的跑過來喊父親,浪老爺高興的抱起了跑過來的浪世勛,轉了一圈后將浪世勛放了下來。

    吳管家將手里端著的萬兩黃金放到了桌上,看了看氣色極其好的浪世勛,心想不愧是神醫啊,真的三日后就治好了少爺的病,少爺真的能下床行走,而且少爺的臉色看上去和前幾天完全不同了。

    “勛兒,寂神醫來過嗎?”

    “父親,寂神醫一大早就來道別了。”

    “哎,老爺,這世上還真有這么好的神醫,治好了病,卻不辭而別,連這萬兩黃金的賞錢都不要了。”

    “都怪我昨晚高興過頭了,喝了那么多的酒,今早睡過頭了,到了中午才醒過來。”浪府老爺心里滿是自責,怎么說這個寂幻靈也是治好了自己兒子的病,連一句謝謝都沒有對寂幻靈說,就這樣告別了。

    “老爺,都怪我,都怪我昨晚喝多了,到了今天午飯時間才醒來。”

    “這賞錢先留著吧,等以后遇到寂神醫我要當面酬謝。”浪老爺說完摸了摸浪世勛的頭,看著已經痊愈的浪世勛,臉上的笑容已經完全看不到一點憂愁。
百乐门ne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