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諸天諜影 > 第八十章 大魔王拯救世界
    “《長生訣》原來是這樣么?”

    裴寧修改之時,黃尚全程旁觀。

    不是看熱鬧,而是在參悟《長生訣》。

    裴寧和雷閃對于兩位北周宗師,說是破譯,看似是忽悠,但從事實上看,確實起到了幾分破譯的作用。

    畢竟真要完全一竅不通,你根本沒辦法修改。

    而輪回者想要破譯《長生訣》,其實并不困難。

    不說別的,上古時代的諸天世界有不少,甲骨文也有流傳進主神殿的,拿過來一做對比,就算不同世界的甲骨文不見得完全一樣,但有了參照,破譯工作也能有大幅度的進展。

    《長生訣》全書共有七千四百種字形,這個世界有三千多個字形被破譯了出來,剩下的四千多種一旦搞定,這本上古奇書對于輪回者,就沒了秘密可言。

    當然,沒有秘密和是不是合適修煉,還是不一樣的,《長生訣》如此危險的入門方式,和對內力全無的苛刻要求,讓輪回者不感興趣。

    破解《長生訣》的目的,僅僅在這基礎上,對于功法做出了一定的調整修改,留下了兩道針對性的暗門。

    不得不說,為了核心氣運,輪回者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

    黃尚對于修煉《長生訣》同樣沒有興趣,他看重的,是《長生訣》對于天地精元的駕馭。

    上古之時的人是敢想敢做的,如廣成子感受到天地間濃郁的力量,就想著駕馭它,為己所用,直到長生不老,與天地同壽。

    因此《長生訣》最大的優勢,就是它從入門開始,就是先天真氣,直接駕馭外界天地精元,相當于有了宗師的小半能力。

    這也是雙龍一路上以弱勝強的根基,他們的真氣能夠做出種種變化,恢復速度極快,同時對于天地的感悟極為濃烈。

    這其實就是人家奮斗了幾十年的成果,他們直接拿來用了。

    主角,主角,都坐下,正常操作。

    當然,這個年代練成《長生訣》算是主角,在廣成子的年代,應該也是正常操作。

    他將這本奇書傳給黃帝,然后破碎虛空離去,算是造福萬民,但黃帝卻沒有傳播向大眾。

    黃尚猜測,可能是《長生訣》對于天地精元的耗損太過劇烈。

    想想確實啊,一個時代的大宗師、宗師加起來能有多少,數百人頂天了,他們吸取的天地精元,對于整個中武世界來說,是很稀少的一部分,隨時能夠補充回來。

    但如果上古人類人人都練《長生訣》,那他們能不能長生久視暫且不說,就是對天地精元的耗損,恐怕也會成為巨大的負擔。

    到最后隨著年代推移,元氣越來越稀薄,弄成了低武甚至末法時代,那別說《長生訣》,其他武功都練不了。

    所以黃帝不將《長生訣》傳播出去,算是拯救了天地,也拯救了武道未來。

    腦補了一番后,黃尚回到自己的修煉中。

    他對于天地精元的駕馭,目前穩定在七成,繼續往上,需要凝聚單個超凡器官或全面超凡。

    《道心魔種大法》和《慈航劍典》屬于前者,凝聚單個超凡器官,也就是魔種和仙胎,而《長生訣》屬于后者,穩步提升,全面超凡。

    講道理,平穩代表著兇險性小,至少不會像道心種魔大法練成那鬼樣,也不至于入死關節省糧食,練成后卻不見得就比前者強大。

    天底下莫得十全十美的好事,武功尤其如此。

    黃尚目前是全面超凡還是凝聚超凡器官,并沒有做好最后的決定。

    好在這兩者也不是十分沖突,所以他汲取《長生訣》的精髓,對于全面超凡之路開始嘗試。

    《長生訣》的全面超凡,最重要的就兩點,第一是穴道,第二是經脈。

    聽起來似乎是廢話,但前者的精髓在于,它的穴道超出了十二正經與奇經八脈。

    這些穴道有些甚至已經在數千年的人類進化史中消失,有些則是練功根本囊括不到的,卻都成為了《長生訣》的修煉路徑,對于觸類旁通,極有幫助。

    而經脈,則是對應圖譜中標注出的,紅橙黃綠青藍紫七條路線。

    這不是要在你右邊畫一道彩虹,而是又有七條異于尋常武學路線的修行方式,并且還要七路并行。

    也就是雙龍初生牛犢不怕虎,敢直接莽,否則就算黃尚已是大宗師的修為,都不敢瞎幾把亂來。

    自己的身體啊!

    還是等遇到炮王,先摸一摸他,試驗完畢后再運功。

    當然,當務之急還是先別讓輪回者對核心氣運的布局得逞。

    所以當裴寧改到第六幅圖,摸清楚修改脈絡后,黃尚立刻出手。

    他制住裴寧,奪過其手中的玲瓏筆后,倒也沒有恢復原狀,而是將自己不死印法的“生”、“死”兩篇,按照修改思路,替代上去。

    這是為本體鋪路。

    “石之軒?”

    裴寧并不知道,在這短短的時間內,不僅《長生訣》被看破了,基本上啥都被看破了,震驚之余,看著來者棱角分明的側顏,突然意識到了這位實力神乎其神的劇情強者是誰,立刻對著雷閃傳音:“任務失敗,石之軒來了,他的實力應該已經是大宗師。”

    “草!”

    雷閃的回答簡單明了。

    這段時間,位于北周的他們接連聽到一北一南兩個消息,都有些麻木了。

    先是裴矩擊敗狂雷赫哲,成為正道大宗師,守護中原,然后是石之軒兩度擊敗冥主沐天緲,統一大半個魔門,疑為魔道大宗師。

    疑個屁啊,輪回者誰不知道,裴矩就是石之軒啊!

    兩個身份,一個正道大宗師,一個魔道大宗師……

    神也是你,魔也是你,太囂張了吧!

    到底是哪個或哪些輪回者干的好事,把劇情改變成這樣?

    不過通過石之軒的成名軌跡,裴寧也做出猜測,這位原劇情里的第一大反派,是真的在飛速變強。

    在擊敗狂雷赫哲時,或許還帶了一些水分,但到了后面已是貨真價實。

    現在則加以確定。

    如果他早就發現石之軒在暗中旁觀,那或許還有機會阻止,可現在石之軒已經近在咫尺,并且搶走了玲瓏筆,這就沒得挽回了。

    裴寧心中長嘆之際,殿外的雷閃還在努力:“我可以爆發擺脫敵人,馬上趕回殿中,石之軒現在在干什么?”

    裴寧下意識地回道:“石之軒也在修改《長生訣》……咦,等一等!”

    他的目光落在石之軒的動作上,突然意識到,任務似乎不算完全失敗。

    如果《長生訣》恢復原貌,那他們的一番努力,自然是付之流水,不會再有第二次機會了。

    可現在《長生訣》已經不是《長生訣》了,僅僅是沒能修改成委托人所要的模樣。

    雖然也差了很大,但至少不是做了無用功對不?

    說不定委托人可以從石之軒下手,接著他,再奪取雙龍的核心氣運啊!

    有道理!有道理!

    裴寧被自己說服了。

    才不是為了一萬輪回點。

    “休想奪書!”

    不過他很知進退,但北周的兩位供奉宗師卻震怒了。

    他們延壽的希望,就在這《長生訣》中啊!

    好不容易要破譯了,殺出個漁翁來,豈能善罷甘休?

    于是乎,兩個沖昏了頭腦的家伙,一左一右向著黃尚撲了過來。

    黃尚都不拿正眼瞧他們。

    倒不是晉升為大宗師后,就能對所有宗師不屑一顧,而是可以對兩個曲傲以下的宗師不屑一顧。

    當那被粘液腐蝕的殘缺武器揮斬上來,黃尚衣袍鼓起,兩人的攻擊一滑,直接向著對方轟去。

    這是不死印法中微不足道的小運用。

    呲啦!

    雙刀和長槍發出難聽的碰撞聲,在天一真氣的巧妙作用下,齊齊碎裂,兩位宗師臉色立變,卻仍舊咬了咬牙,運起畢生功力,雙掌推出,拍向凝于半空的《長生訣》圖譜。

    宗師畢竟是宗師,武道智慧是絕對不缺的,一招之間,就看出他們兩人的實力與眼前的年輕人差距極大。

    換成以往,肯定是要退了,但這個時候,黃尚催動玲瓏筆修改《長生訣》,確實灌注了大部分精力在里面,他們又圍魏救趙,反過來轟擊圖譜,確實不是沒有機會。

    黃尚衣袍鼓蕩,左右袖口震出,抵消了部分勁力,然后玲瓏筆運勁,帶動著《長生訣》一路往前移去,讓兩位宗師的攻勢落空。

    他不比裴寧和雷閃,活動范圍根本是不受限制的。

    “大魔王拯救世界!”

    裴寧哭笑不得,抓住機會,背上的長劍倏然一震,破開天一真氣的封鎖,卷起他化虹往外縱去,與雷閃會和,眨眼間消失無蹤。

    輪回者溜得賊快,兩位宗師卻是怔了怔,而后突然感到眼前一黑,數條粗大的紫紅觸手從四面八方卷了過來。

    皇叔趁機發難。

    對于他來說,只要阻止裴寧和雷閃對于《長生訣》做出的改變,就是大功告成,能夠拿到賞金。

    至于《長生訣》最終會變成什么樣子,這就不是委托的內容了,他才不會多管閑事,惹怒石之軒。

    恰恰相反,此時此刻覺得老天眷顧的他,還在撤離之前,順手一合……

    女性宗師尖叫著消失在觸手群中,那男性宗師顧此失彼,剛要救援,黃尚衣袖一震,將他身子一帶,直接被抽飛出去,落地的角度正好是之前的腐蝕性粘液。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當麒麟殿內安靜下來,殿外則傳來了呼喝聲。

    源源不斷的宮城禁衛,從未央宮的四面八方調集過來,黃尚充耳不聞,不急不緩,完成最后一筆。

    當兩幅古樸卻實則嶄新的圖譜,出現在眼前,黃尚滿意地點點頭,施施然地將《長生訣》合起,收入袖中。

    手中的玲瓏筆轉了轉,也一并收起。

    此物與他有緣。

    做完這一切,他才向外看去。

    雷閃已經爆發脫身,陳猛并不想與其拼得你死我活,任其離開,看了一眼殿中,知道現在不是好時機,便也與楊曉波一同離去。

    于是乎,此時麒麟殿外,輪回者全無,取而代之是圍了上千禁衛。

    哪怕傾盆大雨未停,他們一個個腰桿也挺得筆直,雙目熠熠,視線穿過從頭盔前沿落下的雨滴,一眨不眨地望向殿內。

    而后方,一道身影龍行虎步,親至此地。

    北周皇帝宇文邕!

    “賊人闖入宮城,此地兇險,請陛下暫避!”

    禁衛中略微起了騷亂,任誰也沒想到這位皇帝居然御駕親至,一員年輕的小將從禁衛中奔出,單膝跪地,勸阻道。

    “朕記得你叫長孫晟(shèng),退開吧,真正的兇險,是再深的宮城都避不開的!”

    宇文邕擺了擺手,看向麒麟殿,面露殺意:“賊禿狗急跳墻,朕便在這里看著,他們能囂張到幾時!”

    話音剛落,一道偉岸如山,霸道無雙的身影,從麒麟殿內大大方方地走出。

    在一眾弓弩齊齊瞄準中,黃尚負手在后,看著上千禁軍,倏然移動。

    “八分攬月!放!”

    長孫晟已然歸位,看到黃尚的一剎那,瞳孔猛地收縮,高舉右臂,伴隨一聲大喝,排成三列縱隊的禁衛弓箭手,同時向半空拋射出了流星箭雨。

    裂云碎雨的箭雨聲,呼嘯出死亡的尖厲,在空中織出一張彌天大網,誓要讓來敵無處可躲,無處可逃。

    但黃尚根本不會躲,不會逃。

    他只是沖。

    其疾如風,侵掠如火!

    一人仿佛一支無可阻擋的軍隊,瞬息之間突入到禁軍外圍,然后就聽慘呼聲起,一道道身影直接向著兩旁飛出,將整齊劃一的禁衛陣形瞬間擾得大亂。

    電光火石之間,長孫晟就感到眼前一花,看到那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卻擁有魔神之威的男人,立于面前,似笑非笑地看過來:“魔相宗么?正好要去拜訪!”

    他心中最深處的秘密被揭穿,頓時勃然變色,強壓住恐懼,手中的長槍如毒龍般鉆出。

    可眼前早已沒了身影,只有一股磅礴巨力涌來,將他轟得吐血倒地。

    黃尚的目標是宇文邕。

    所以他到了宇文邕的身前。

    當兩者從數千米之外,距離縮短到了百米,這位乾坤獨斷的北周皇帝,面色也不禁變了。

    但他的目光閃爍了幾下,突然發出尷尬而不失氣度的長笑,伸手一邀:“得見圣門大宗師神功,幸甚幸甚,請!”

    ……

    (本章說不再屏蔽了,啊,活力重回。)

    
百乐门ne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