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大唐坑王 > 第三百三十章 出主意
    “還有嗎?”盧小閑不動聲色的問。

    “自古以來,只有強者控制弱者,不可能讓弱者控制強者。契丹人的勢力已經勝過營州都督府十倍,契丹人怎么會甘心作營州都督的附庸,他們反叛是遲早的事。”說到這里,祚榮冷冷一笑道,“這兩年契丹部遭受旱災,趙文翙不但不想著如何賑災籠絡好契丹人,反而百般推諉,這不是明擺著給了契丹造反的理由嗎?”

    盧小閑本以為祚榮生性寡言,不善辭令,可一旦敞開語言的閘門,卻有股撞倒南墻不回頭的氣勢

    “祚榮公子,你多慮了!”盧小閑微微一笑道,“契丹賑災一事很快就會解決!再說了,契丹首領李盡忠已經答應,無論如何契丹絕不會背叛朝廷!”

    “不是我多慮了!”祚榮毫不客氣的反駁道,“盧公子,你說的一點沒錯,但卻少考慮了兩點隱憂!”

    盧小閑熟知歷史走向,這么些年來,他還是頭一次遇到有人當面反駁自己的判斷。

    他眉頭一挑,問道:“祚榮公子,不知你所說的是兩點隱憂是什么,請賜教!”

    祚榮看了一眼乞乞仲象,乞乞仲象朝他微微點頭。

    祚榮直言不諱道:“其一,盧公子你漏算了突厥人。突厥與大周的關系勢同水火,契丹未來的走向,對大周和突厥均有深遠的影響。你所說的賑災一事很快就會解決,但突厥人會同意嗎?我看的出來,盧公子一直在為此事而努力,但你不代表朝廷,若是突厥人出手,這事肯定還會有變數!”

    盧小閑不住點頭,祚榮說的一點沒錯,突厥人一直是他最擔憂的隱患。

    之阿史那競流出現在營州的時候,就已經引起盧小閑的警覺。后來,阿史那競流去了松漠,盧小閑心中更加不安。盡管盧小閑此行已經說服了李盡忠,但突厥下一步有什么動靜,他一無所知。

    “第二點隱憂是什么?”盧小閑又問道。

    “其二,盧公子竭力幫助契丹度過難關,此事我聽說了。李盡忠答應不背叛大周,這也是事實。可盧公子想過沒有,李盡忠雖然是契丹首領,但假如有一天他說話不管用了,那他的承諾還有用嗎?”

    聽了祚榮這話,盧小閑心頭不由一震。

    他深深吸了口氣問道:“你的意思是指孫萬榮?”

    “盧公子恐怕有所不知,李盡忠只不過是契丹八部其中一部的酋長,之所以會被推舉為八部的首領,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大周朝廷冊封他為松漠都督。事實上,孫萬榮在契丹八部的威信并不比李盡忠差。”祚榮目光炯炯道,“契丹人的勢力已經勝過營州都督府十倍,包括孫萬榮在內的契丹八部,早就不甘心作營州都督的附庸,要不是李盡忠一直壓著他們,他們早就反了。假如孫萬榮聯絡契丹其他各部孤注一擲,執意要造反,李盡忠這個首領也是無能為力的!”

    盧小閑神態凝重,默然無語。

    盧

    小閑一直把希望寄托在了李盡忠身上,他覺得李盡忠作為契丹首領,應該能控制得住孫萬榮。

    其實,見到孫萬榮第一面,盧小閑就看出了孫萬榮桀驁不馴,不是個省油的粞,也不會久居人下。正因為如此,孫萬榮才會與突厥人關系密切。假如他借著突厥人的支持逼宮李盡忠,事情就不好說了。

    聽了祚榮的分析,盧小閑立刻意識到,自己有些小看孫萬榮了。他不得不承認,祚榮說的很有道理,孫萬榮的確是很大的隱患。

    見祚榮面露自得之色,盧小閑面上不動聲色。

    他微微一笑道:“既然祚榮公子已經胸有成竹,想必東歸一事已經準備妥當,那就祝你們心想事成吧!”

    祚榮與乞乞仲象對視了一眼,眼中露出了無奈的目光,均不言語了。

    乞乞仲象嘆了口氣道:“盧公子,不瞞您說,大的方向雖然我們心里有數,但在具體實施的細節上還力有不逮。此事關系到粟末靺鞨的生死存亡,稍有不慎便會萬劫不復,故而還得向您求教!”

    “讓我猜猜!”盧小閑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不帶一絲人氣,就像個橡皮人,他淡然道,“你們現在最擔心的無不過三點!”

    乞乞仲象看著盧小閑,沒有說話。

    “雖然你們判斷契丹人一定會反,但不知道他們何時會反,什么時候你們東歸最合適?此其一。契丹人反了之后,大周朝廷一定會派兵鎮壓,你們不知契丹人能堅持多長時間,若大周很快平息叛亂,勢必會再次派兵追剿你們,到了那時你們就無計可施了。此其二。還有,現在嚴克讓你們獻出渾奴姑娘,你們若執意不從,肯定會引來麻煩,甚至會暴露你們東歸的企圖。但若是將渾奴姑娘交出去,你們又心有不甘,如今面對兩難境地,不知如何抉擇。此其三!”

    盧小閑說罷,瞅著乞乞仲象反問道:“我猜的可對?”

    乞乞仲象的眉毛一下子驚訝地跳了起來,眼睛跟著鼓起來,瞪成了兩個大圓圈,像中了定身法一樣呆在那里。

    祚榮張著嘴,半天說不出話來,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盧小閑猜的一點也沒錯,這些正是他們最撓頭的事情。

    乞乞仲象之所以請盧小閑來部落,就是為了讓他幫忙出出主意。沒想到他們還沒說自己的難題,盧小閑便絲毫不差猜了出來。

    好半晌,乞乞仲象才結結巴巴的說:“盧公子猜的一點沒錯,不知這些難題可否破解?”

    盧小閑也不賣關子,直接了當道:“誠如祚榮公子所說,契丹人若要反叛,恐怕時間不會太久,從現在開始你們就要做好東歸前的一切準備。一旦時機成熟,立刻就可以開拔!”

    盧小閑之所以決定要幫助乞乞仲象和祚榮,一方面出于對他們的同情,另一方面他還有更深一層次的考慮。

    盡管盧小閑極力想改變契丹人叛亂的結果,但祚榮的一番話讓

    他意識到,改變歷史走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假如,最終契丹人還是叛亂了,他必須做好最壞的打算。

    契丹、奚族和粟末靺鞨是營州最大的三只外族力量,契丹假如叛亂,勢必要裹脅奚族和粟末靺鞨共同參與。以目前的形勢來看,奚族與契丹交好,肯定不會拒絕。若在契丹叛亂時能促成粟末靺鞨東歸,也不失為削弱叛亂力量的好辦法。

    乞乞仲象追問道:“那什么時候才算時機成熟?”

    “契丹派人與你們聯絡共同叛亂時,便是最佳時機!”盧小閑斟酌道,“你們可以假意先答應,待契丹舉事后迅速啟程東歸。就算契丹人發現了,他們的精力也只能放在對付朝廷的圍剿上,肯定顧不上你們,這事基本就算成了!”

    乞乞仲象和祚榮不住點頭,盧小閑所說的這個時機,的確是最好的時機。

    他們二人臉上散發出期盼的光芒,似乎這一刻已經出現在了眼前。

    盧小閑接著又說:“至于第二點,依我的判斷,朝廷要想徹底平息叛亂,至少也得要半年時間。算算行程,你們應該在千里之外了,就算還沒到達故鄉,也離的不會太遠。那時就算朝廷派兵來,大軍行進如此遠的距離,你們還有一戰的可能。到時候,我也會在洛陽幫你們斡旋一二,爭取讓朝廷認可你們東歸的事實!”

    “盧公子,朝廷那邊你能幫我們說話?”祚榮似有不信。

    盧小閑不置可否道:“現在說什么都沒用,到時候我們拭目以待便是了!”

    乞乞仲象在一旁施禮道:“盧公子,不管你能幫我們多少,不管最終我們能否東歸成功,粟末靺鞨都會感謝你,你永遠都是我們粟末靺鞨的恩人!”

    聽了乞乞仲象的話,祚榮臉上不由一紅。乞乞仲象說的沒錯,盧小閑不遺余力的幫助粟末靺鞨,他不該對盧小閑有任何的不信任。

    “盧公子,那我妹妹的事該怎么辦?”祚榮期期艾艾的問。

    盧小閑沒有回答祚榮的問題,而是向乞乞仲象反問道:“首領,我聽說渾奴姑娘已經有了心上人,是嗎?”

    “沒有啊?”乞乞仲象奇怪的問:“盧公子,你是從哪里聽來的,這話從何說起?”

    盧小閑有心幫秦火一勞永逸解決此事,也不回避,直截了當的說:“難道渾奴姑娘沒有向你們提起過,她喜歡龍山的秦火嗎?”

    乞乞仲象一聽,臉色頓時沉了下來:“這不可能,我絕不會允許我的女兒嫁給一個土匪!”

    “首領,你別小看了秦火,他可不是一般的土匪!秦火與營州官府做對這么些年卻依然屹立不倒,普通人可是做不到的。秦火對營州一帶的地形非常熟悉,將來你們想要安然東歸,有了他的助力成功的機率就大了許多。”

    乞乞仲象沒有說話,但祚榮眼睛卻是一亮。

    在他看來,只要能讓粟末靺鞨順利東歸,其他的事都不重要。

    
百乐门ne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