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穿越小說 > 乘龍佳婿 > 第五百二十一章 太坑人了!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送走千恩萬謝的曹五時,張壽滿心都是懵的,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這八個字。可再想想,失馬的不是自己,是未來岳父,得馬的也不是自己,是曹五,是自己授意曹五去向各方富商大賈募集資金,通過他們和背后的人影響朝廷。至于他,他得到了什么嗎?明顯什么都沒有!

    至于趙國公朱涇被彈劾的問題,張壽壓根都沒去多想——當初那對父子在外征戰傳回敗訊,甚至還有傳言說人已經死了殘了失蹤了各種壞消息,而后朝中彈劾差點沒把朱家淹沒的情況下,趙國公府最終都安然無恙,更何況如今朱涇和朱廷芳都已經回來了?

    那對父子只要揮揮手就能把這點小事解決,還用得著他去上竄下跳瞎操心?

    于是,等回到吳氏那兒,見人也正在那安撫氣鼓鼓的朱瑩,他就笑道:“不招人嫉是庸才,瑩瑩你想開點,別人嫉妒你爹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就和別人詆毀你和我的美貌一個道理。有道是,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巖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

    張壽說別人嫉妒趙國公朱涇不是一天兩天時,朱瑩還板著臉怒氣未消,可當張壽說這就和別人詆毀他們小兩口的美貌時,朱瑩就忍不住被逗樂了。等張壽隨口就是四句詩,幾乎從來沒聽張壽吟詩作賦的她頓時驚詫了。

    她脫口而出問道:“阿壽你這詩不錯嘛!”

    見吳氏也滿面驚喜地看著自己,張壽只是微微一愣,隨即就呵呵笑道:“詩是不錯,借詠竹而詠人。只不過,這詩詠你大哥還差不多,我卻是那順著東南西北風亂轉的類型。趕明兒我請老師畫兩株竹子,然后再題上這首詩,送給你大哥做禮物,你覺得怎么樣?”

    朱瑩終于成功地被張壽這東拉西扯給帶去了注意力,不再注意那首詩的問題,忍不住就嗔道:“阿壽你胡說八道什么,這又不是大哥的生日,又不是過節的,你請葛爺爺送畫給他干什么!拍他馬屁嗎?”

    “對啊,就是巴結未來大舅哥啊,誰讓他好像老看我不順眼!”

    張壽煞有介事地眨了眨眼睛,隨即又語重心長地說,“所以我很懷疑,岳父大人這次突然遭人彈劾,會不會是皇上有意給你大哥找點事情干,免得他孤高不群,于是就干脆偷懶。要知道他堂堂一個青年名將,整天泡在蕭家給蕭成和小花生當老師,這難道不是大材小用?”

    “以他的文武雙全,應該去戰天斗地才對!”

    “斗你個大頭鬼啊!阿壽你現在也越來越油嘴滑舌了!”朱瑩終于撲哧一笑,剛剛那點壞心情終于完全無影無蹤,而且轉念一想,她竟是越想越覺得張壽說得有道理,最終竟是點點頭道,“不過你說得沒錯,這事確實有點蹊蹺,皇上沒事讓我爹去當兵部尚書干嘛,趕明兒我就進宮去問他。”

    剛說到這里,她起身要走,可沒走兩步就突然又站住了,轉過頭來沒好氣地瞪著張壽:“被你東拉西扯的,我都差點忘了正事,今天我來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皇上要開經筵了。”

    然而,朱瑩這特意提醒的一句話之后,她卻只見張壽莫名其妙地看著自己。正當她還以為張壽接下來會明知故問,經筵是什么的時候,她卻只見張壽對她笑了笑。

    “經筵和我有什么關系?”

    如果不是清清楚楚知道張壽是什么樣的人,朱瑩此時簡直要被這輕描淡寫的幾個字給氣瘋。她狠狠瞪了張壽一眼,見人照舊一臉無辜地看著她,恨得牙癢癢的她就嗔道:“你堂堂國子博士,問我經筵和你有什么關系?”

    “沒辦法,我這個國子博士才當了沒一年,而且其中還有好幾個月在滄州晃悠,我怎么知道經筵和我有什么關系。”張壽說得非常振振有詞,隨即又笑瞇瞇地說,“而且,人人都知道我是出身鄉下,偏科全都偏到了算學上,我連經筵也不懂,那不是天經地義嗎?”

    “你說的真是好有道理。”朱瑩白了張壽一眼,到底沒有聽他這胡說八道,而是認認真真解釋了起來,“宋時經筵是從二月到端午節,然后再從八月到冬至,太祖皇帝剛登基那會兒,也有儒臣這般建議,但太祖爺爺卻不大樂意,認為光是在那照本宣科地講讀沒意思。”

    盡管自從到京城之后,從正史到野史,張壽已經了解了很多關于某位太祖皇帝的故事,甚至還看過這位前輩那拼音再加半吊子中式英語的日記,但他到底還有很多東西不曾了解。

    比如朱瑩此時說的,他就還是第一次聽說,自然聽得津津有味。

    “太祖爺爺對宋時那所謂的經筵不屑一顧,說仁宗還號稱賢明君主呢,結果就因為他年紀小,經筵的時候講讀官就沒座位了。既然連為人師表的尊嚴都沒了,還講什么圣賢書?更不要說王荊公講讀亦是無座。每年還專門半年像模像樣地開經筵,其實就是虛應故事。”

    “所以太祖定下規矩,每年經筵三個月,什么時候開都行。這三個月中隔日開講,每次一個半時辰。講讀不限于經史,雜科也可。此外,聽講的人不限于皇帝,諸皇子、兄弟以及在京皇族、勛貴都應羅列四周聽講。當然,并不是說,當皇帝的平時就不用聽講了。”

    “皇帝可以自己擇定老師,由其講課。帝師人數不限。但皇上只認準葛爺爺一個,葛爺爺就是如今年紀大了,進宮給皇上講課的次數,這才少了一些,但還是會開書單讓皇上去讀書,然后根據書出題目讓皇上去寫文章。”

    說完了皇帝的勤學,朱瑩又開始揭發皇帝那點鬼鬼祟祟的勾當:“皇上也就是對葛爺爺服氣,對經筵一貫興趣缺缺。往年經筵的時候,他人固然是去出席了,但不是一面聽講一面朱批,就是一面聽講一面走神,甚至連偷偷看書的時候都有。”

    朱瑩無情地揭破了皇帝經筵時的表現,隨即又補充了一句:“他在經筵的時候,看的還是市井坊間的傳奇,最愛看的是太祖爺爺的傳奇,其次是睿宗爺爺的傳奇,再其次是英宗爺爺的,反正他乾清宮書架里箱子里各種雜書一大堆,你以后就知道了。”

    不,我寧可今后都不知道!

    張壽忍不住輕輕吸了一口氣,心想皇帝一大把年紀還依舊保持著那種說得好聽叫特立獨行,說得不好聽叫中二的性格,還真是難得,太后養這么個兒子真不容易——而且也怪不得會帶出大皇子二皇子這兩個混賬兒子……

    等意識到朱瑩這以后你就知道了,指的是他確實有可能被要求參加經筵之后,他方才目瞪口呆地說:“這么說我還可能要去參加經筵?等等,是去聽的還是去講的?”這太坑人了!

    “當然是去講的!不然你以為那四位山長來京城干什么,只為了給皇子們當老師?當然不是,他們是為了經筵上頭走一遭,回頭在自家書院后頭的石碑上,能夠刻上自己的豐功偉績!”說到這里,朱瑩就得意地瞥了張壽一眼,“好好準備,回頭我也要去聽的!”

    張壽根本來不及追問,就只見大小姐笑吟吟地飄然離去,哪里還能看出剛剛因為朱涇遭彈劾而怒火沖天的光景。只不過,大小姐是揮揮袖子不帶走一片云彩似的走了,卻給他留下了一個不得不去考慮怎么解決的大難題。

    經筵……這高大上的名詞居然也會和他搭上關系?難不成他照著之前半山堂那種講法去講史?不會被某些人噴死?

    要不然他去做上一塊碩大的黑板,然后一大堆公式把那些人寫暈算完?

    聽朱瑩這口氣,他好像不參加還不行啊!

    張壽開始貨真價實地頭疼,吳氏一看他這為難,以為他發愁的是沒有東西可以在經筵上講,少不得安慰他去請教請教葛雍。對于這樣的建議,張壽微微一愣就笑道:“娘還真是給我出了一個好主意,我知道了,如果真的想不出經筵上該講什么,我就去請教老師。”

    見兒子接受了自己的建議,吳氏登時喜形于色,可下一刻,外頭就傳來了咚咚咚的敲門聲,她連忙開口喚了一聲進來,下一刻,阿六就推門進了屋子,表情還有些古怪。

    “娘子,少爺,大小姐剛剛半路上遇到我,讓我再捎帶兩句話。”他微微躊躇了一下,仿佛在糾結自己應該如何開口,好一會兒才開口說道,“她說,她回頭會找最好的裁縫來,給少爺重新訂制一身公服,配飾她親自來搭,讓少爺你去參加經筵的時候千萬不可隨便。”

    張壽頓時哭笑不得,而吳氏也驚訝地叫道:“這是為什么?經筵難道不是穿常服的嗎?”

    阿六干咳一聲,原封不動地復述朱瑩的話:“太祖爺爺舊制,去聽講的不只是皇家子弟和勛貴,還有公主、郡主、各家勛貴千金,但前頭好多年都不時興了,但這一次皇上肯定會這么干。所以,大小姐希望少爺你好好打扮一下,讓人好好看看你的風姿。”

    盡管剛剛就猜出了朱瑩的用意,但此時阿六真的這么說出來,張壽還是忍不住覺得這很符合朱瑩那素來最愛炫耀的特性。果然,吳氏也忍不住搖了搖頭。

    “瑩瑩這性子還真是小孩子……阿壽到京城都一年多了,還有誰不知道他長得好,她居然還要這么招搖!”

    但嘴里這么說,她那眉眼中透露出來的笑意卻是藏都藏不住。未來兒媳婦想要炫耀她這個容貌出眾,人品才學更出眾的兒子,她怎么會不愿意?要說張壽到京城時間長,但也確實很多貴婦千金都沒見過他,畢竟,男女有別,人家再好奇,總不能專程坐馬車路過吧?

    因而,她接下來就一本正經地說:“這樣,我回頭和她商量商量,一定讓你穿得又體面又莊重,讓人挑不出任何瑕疵來!”

    好吧好吧,全都隨你們……

    張壽還能說什么?他只覺得,萬一真要去參加,自己也不用去請教葛雍經筵的時候該注意什么了,那一天還是干脆直接來一番微積分的引入和應用,讓所有人都變成蚊香眼算了。

    晚上沒法入宮,次日第三日朱瑩又被太夫人禁足,第四日才進宮去氣咻咻地興師問罪。當然,她依舊先去了一趟清寧宮陪太后說話——否則皇帝先要上早朝,早朝結束之后還有一段時間需要辦公,在人家辦正事的時候跑過去搗亂,那實在是不符合大小姐的性格。

    因此,她在太后那兒還吃了一頓點心,然后借著給皇帝送點心的名義,堂而皇之地進了乾清宮。只不過,點心盤子直接交給迎上來打招呼的柳楓,她就徑直往東暖閣闖去。才一進門,她就看到皇帝笑吟吟地看著他,那模樣仿佛是早就料到她要來了。

    她卻也不慌不忙,上前行過禮后就沉著臉道:“皇上,我爹是閉門家中做,禍從天上來,您好端端的怎么想起讓他去當那什么兵部尚書?如今一大堆人都在彈劾我爹和吳閣老勾結,這簡直是笑話,我爹要是有這本事,他干脆直接當首輔得了!”

    “其實……”皇帝揪了揪自己那一縷小胡子,隨即干笑道,“你爹只是運氣不太好。”

    “啊?”朱瑩沒想到皇帝竟然還能給出這樣一個離譜的解釋,頓時給氣得笑了,“我爹運氣不太好,所以遭人彈劾?要不是皇上你突發奇想,我爹怎么會這么運氣不好!”

    皇帝打了個哈哈,盡量讓自己顯得若無其事:“朕吩咐吳閣老草擬了兩張票擬,一就是你爹的任命,二就是上次張壽讓你來游說朕的鏢船之事。任憑哪一張落在了六科廊兵科都給事中余懷手中,他肯定都會氣得忽略了另一件事,這就得看張壽和你爹誰運氣更好了。”

    “朕只是沒想到,一貫運氣很好的你爹,這次居然輸給了張壽。”

    朱瑩頓時目瞪口呆,隨即就氣得俏臉緋紅。而搶在氣炸了的她暴跳如雷之前,皇帝就語重心長地說:“這要是你爹被彈劾,知道內情之后,肯定得把張壽叫過去狠狠教訓他一頓。這要是海上鏢船的事被攻譖,張壽也逃不掉。朕要好好治一治他這怕麻煩的毛病!”

    頂點

    
百乐门new1